来源:澳大利亚时报 日期:2019 年 1 月 7 日

继去年11月在中国发现1.4万瓶假奔富酒后,澳洲葡萄酒管理局承认无法追踪中国泛滥的假澳洲酒情况。

“我们没有数据,”澳洲葡萄酒管理局总顾问Rachel Triggs表示,“很难弄清楚到底有多少(假澳洲酒)。”

澳洲YPB集团找到一种解决办法,就是使用一种专门设计的嵌入了ProtectCode隐藏示踪剂的连续二维码,让葡萄酒生厂商使用一个小小的手持式扫描仪就能追踪每一批次的每一瓶酒。

在销售终端,任何智能手机都能读取这种二维码。顾客扫描后马上就可以进入数码验证过程。如果酒是真的,手机上就会显示是正品;如果是假的,手机就会显示向酒厂举报的页面。

John Hewson于2011年创建了YPB,现已在澳交所上市,市值1119万澳元。去年8月YPB的财报显示税后亏损430万澳元,但Hewson表示公司有巨大的增值潜力,因为到2022年,全球造假行业产值将高达4.3万亿澳元。

John Hewson

John Hewson表示:“造假是非常重大的问题,有很多犯罪组织参与,品牌的损失是巨大的。据传中国销售的一些葡萄酒产品有一半是假的。”

YPB已与澳洲最大的葡萄酒生产商Accolade签订合同,其旗下Grant Burge酒庄将使用ProtectCode技术。

“这对YPB来说是一次突破,是我们获得的葡萄酒行业的最大合同,它会证实在中国市场使用这种技术的有效性”Hewson表示。

对于澳洲葡萄酒行业来说中国的市场正在不断扩大,根据澳洲葡萄酒管理局的报告,截止2018年3月的一年时间里,澳洲葡萄酒对中国出口增长了51%,总值达到10.4亿澳元,但中国对葡萄酒的高需求也推动了假冒澳洲酒和假冒其他亚洲名酒的出现。

澳洲葡萄酒管理局总顾问Rachel Triggs表示:“中国市场对于澳洲葡萄酒生产商极其重要,任何可能破坏消费者对澳洲葡萄酒信心的行为,都对澳洲葡萄酒的声誉有非常坏的影响。”

澳洲葡萄酒管理局每年对澳洲酒庄进行300次多审查,实施严格的出口标准控制,但中国假酒超出了其管辖范围。

Triggs还表示中国市场的山寨品牌也是一个问题,“假冒产品就是完全的复制,但在澳洲,我们看到出现了一些专为中国市场开发的品牌,他们与大牌极为相似,很明显是想迷惑中国消费者。这些品牌看上去非常像澳洲大品牌,但由于版权或商标问题,又不完全相似。”

Triggs表示澳洲葡萄酒管理局每周都会接到澳洲出口商的举报,担心他们的品牌在中国被剽窃。她说二维码在中国越来越流行,很多中国消费者期待在酒瓶上见到二维码,“有些防伪技术出口商是可以使用的,”Triggs表示,“澳洲葡萄酒管理局不会单独支持哪一种,因为他们各有所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