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gaodeng 日期:2018 年 11 月 28 日

名字是人一生的符号,每次听到一些特别的名字,

我们都会一(si)本(bu)正(yao)经(lian)地去八卦:你的名字真好听,谁给你起的呀,有什么含义么?

那你第一次听到拉菲、拉图、玛歌……这些波尔多顶级庄的时候,有没有好奇过它们的名字是怎么来的?

今天咱们就来说说名字那些事儿。

拉菲古堡(Chateau Lafite Rothschild)

拉菲在十四世纪就已经相当有名气,“Chateau Lafite Rothschild”是拉菲的大名。

“Lafite”来自加斯科涅地区(Gascon)的方言“La Hite”,意为小山丘,“拉菲”也因此而得名。

“Rothschild”(罗斯柴尔德)自然是酒庄拥有者的家族称呼,由德语演变而来。

罗斯柴尔德家族此前曾居住在德国的一个小巷子里,巷子的住户没有门牌号码。大伙为了区分根据门庭特征来识别。

罗斯柴尔德家族门前有一块红色的盾牌(Zum Roten Schild),于是人们将他们家称为“Zum Roten Schild”即“通往红色盾牌之家”。

后来罗斯柴尔德家族给自己弄了个简称“Rothschild”。

1868年,詹姆士·罗斯柴尔德男爵(Baron James de Rothschild)在公开拍卖会上以440万法郎的天价中标购得拉菲古堡。

然后光明正大地给拉菲冠上自己的姓氏,想想就美滋滋。

白马酒庄(Chateau Cheval Blanc)

圣埃美隆( Saint-Emilion)的白马酒庄,虽然名字有两个版本,但主角倒是一直没变。

很久很久以前,酒庄里有一个客栈。当时的国王亨利非常喜欢骑着白马出去放飞自我,玩累了就跑去客栈葛优瘫。

连国王都呆过的地方,广告是不是要来一波。“国王客栈”太高调,那就叫“白马客栈”吧。

后来酒庄就索性沿用此名,毕竟想名字费脑细胞。

然而,听到这有人表示剧本拿错了,酒庄正常打开的方式应该是这样:long long ago,飞卓酒庄(Chateau Figeac)有一块地。

这块地可不是用来种葡萄的,是大boss亨利用来饲养白马的,国王爱驹的安乐窝动不得,无人敢染指。

直到这块地被出售,人们才开始大面积种植葡萄,逐渐形成酒庄,正式取名白马酒庄。

欧颂酒庄(Chateau Ausone)

欧颂酒庄也在圣埃美隆,是目前该产区唯一一个在名气上能与白马酒庄相匹敌的酒庄。

地位不相上下,但欧颂的名字可以白马纯粹多了,其源于罗马时代的著名诗人——欧颂尼乌斯(Decimus MagnusAusonius)。

欧颂曾是罗马皇帝小时候的老师,官运亨通。后获封地于波尔多,任波尔多区域总督并担任当地最高书院的校长。

以爱酒出名,这货一言不合就为葡萄酒写诗做宣传。毕竟是当校长的人,肚子里怎么会没点墨水。

嘴上空说喜欢,是不是有点耍流氓。为表明自己的真心,欧颂开辟了不少葡萄园,一不小心成为了波尔多葡萄酒最早的先驱。

相传酒庄现在园地就是Ausonius的故居,因此欧颂又被称为“诗人之酒”。

金钟酒庄(Chateau Angelus)

“angelus”在法语中有“钟声”之意,金钟的名字与酒庄一小块种有葡萄树的土地有关。

在那里,可以同时听到当地 3 所教堂——玛泽拉小礼堂(Chapel of Mazerat)、玛泽拉特圣马丁教堂(Church of St.-Martin of Mazerat)和圣埃美隆教堂(Church of St.-Emillon)发出的动人钟声。

每日早晨、中午和傍晚,教堂祷告的钟声穿梭在葡萄园地上。无论男女,大家都按钟声来安排生活与工作。

不管多忙碌,一听到钟声就放下手中的活思考一下人生。如此有节奏的背景乐,不来段freestyle真是可惜。

金钟酒庄的名字据说还受到了法国印象派画家让.弗朗索瓦.米勒(Jean-Francois Millet)同名画作的启发。

《The Angelus》(1859),将祷告的那一幕化为永恒的定格。

这便是酒庄名字的由来,其酒标上的大钟象征着这一起源及祷告的时刻。

▲米勒画作《The Angelus》,译为《晚钟》

玫瑰山庄园(Chateau Montrose)

玫瑰山庄园,听起来是不是梦幻又浪漫,但其实庄园本无玫瑰。当时葡萄园所在的山地种的是石楠花。

一到夏季,百花烂漫,整片土地都沦为一片粉色海洋。

酒庄又恰巧临河而建,行船经过的路人甲乙丙丁,就这样被迷住了双眼,秒变花痴。

忍不住为它疯狂打call,纷纷称赞“Le Mont Rose”(粉色的山)。

沧海桑田,曾经的石楠花海已经消失不见。“Le Mont Rose” 却奇迹般地流传下来,逐渐演变成酒庄的名字。

“Rose”也有玫瑰之意,据说酒庄为了不“虚有其名”,后来特意在庄园内种上玫瑰花。

龙船酒庄(Chateau Beychevelle)

“龙船”在咱们中国人看来那叫一个威武霸气,然而这其实是一群小可怜迫于“权力淫威下发出的呐喊”。

17世纪,德佩农公爵(Duc DEpernon)成为了庄园的主人。这位法国海军上将,没事就和妻子居住在酒庄。

龙船庄园临近吉伦特河(Gironde),慑于上将的威严,经过酒庄的所有船只都要下半帆以示忠诚和敬仰,并高呼“Becha vela”(加斯科涅方言,意为“降帆”)。

之后逐渐演变为酒庄今日的法语名字“Beychevelle”。

这些名字或端庄典雅、或浪漫梦幻、或威武霸气……

看完其中的小故事,有没有觉得与波尔多名庄的距离又近了一步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